中新網5月25日電 綜合報道,25日,烏克蘭迎來總統大選。在政治動蕩未息、多方博弈加劇的時局背景下,此次大選結果或將成為左右這個國家走向的轉折點。然而,選舉本身並不能改變烏克蘭身處西方與俄羅斯“夾縫”之中的局面,該國未來政局,仍然難逃“向東還是向西”的選擇題。
  親俄VS親西方 兩派欲“撕裂”烏克蘭
  25日,烏克蘭大選拉開帷幕,選舉將從當地時間早上8點鐘開始,預計持續到晚上8點,目前符合條件的選民有3500萬人,他們將在多名候選人中選出自己的領導人。由於各派勢力糾葛難平,受到頓涅茨克州與盧甘斯克州不參與大選的影響,選舉結果和新政府的認可性都難免受挫。
  民調顯示,烏東僅三分之一的選民準備在當天進行投票。烏克蘭內務部也承認,東部兩州多數地區已經無法展開大選。為了保證選舉順利進行,烏克蘭軍方甚至已將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州民兵控制的地區封鎖。
  2013年11月21日,烏克蘭當局決定暫停與歐盟簽署聯繫國協定的準備工作。此舉引發數萬人在首都基輔游行抗議,30日,烏克蘭政府開始暴力驅散抗議人群,示威演變為暴力衝突,從此揭開烏克蘭風雨飄搖的序幕。
  2014年2月,示威者與警方在首都基輔爆發大規模衝突,造成嚴重死傷。2月22日,烏克蘭議會罷免了時任總統亞努科維奇,修改了憲法,任命議長圖爾奇諾夫代行總統職責。隨後,臨時政府組建,親歐洲的亞採紐克出任總理。
  然而,親西方的臨時政府上臺,又激化了烏克蘭親俄民眾的不滿情緒,其中,居民以俄羅斯族為主、與俄有深厚淵源的克裡米亞地區反應尤為強烈。3月,克裡米亞共和國和塞瓦斯托波爾市通過公投,宣佈加入俄羅斯。
  4月初,頓涅茨克州和盧甘斯克州的民間武裝分別成立“人民共和國”,併在5月11日舉行““獨立”公投”,隨後各自宣佈脫離烏克蘭成立“主權國家”,並已就“合併”開始談判。
  與此同時,烏克蘭當局在東南部展開了有軍隊參與的特別行動。在此之後,烏克蘭政府軍與東南部民間武裝時有交火,造成人員傷亡。
  5月14日和17日,烏克蘭舉行了兩輪民族團結圓桌會議,但基輔當局始終拒絕與東部民間武裝對話,會議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烏克蘭親俄與親西方兩派,事實上仍是處於互不信任、拒絕交流的割裂狀態。
  候選人中親西方派占據優勢 選舉或成兩人對決
  此次烏克蘭大選,有約20人參與角逐。據媒體分析,較為熱門的人選包括多布金、季吉普科、季莫申科和波羅申科。其中,波羅申科呼聲最高。
  多布金現年44歲,曾任哈爾科夫州州長,是前執政黨地區黨正式總統候選人。多布金曾嚴厲批評親西方示威者,並質疑現任過渡政府的合法性。他的參選獲得了烏克蘭首富艾哈邁托夫的支持。但如果烏克蘭東部抵制選舉,將會影響其選情。
  季吉普科現年54歲,曾在以往多屆烏克蘭政府中任職,職位包括央行行長、經濟部長和副總理。他批評烏克蘭過渡政府對東部民間武裝採取“反恐行動”。季吉普科的票倉在烏克蘭東部俄語地區。
  然而,在這四人中,相對親西方的“巧克力大王”波羅申科和“天然氣公主”季莫申科呼聲要高於前兩位。一方面,亞努科維奇政府下臺後,親俄派在政壇中失勢; 另一方面,多個親俄地區拒絕參加大選,影響了親俄派的選情。
  季莫申科現年53歲,曾兩度出任烏克蘭總理。季莫申科出身鄉間,自幼喪父,但嫁入權貴之家。1991年,她正式執掌家族生意,成立烏克蘭汽油公司。4年後,這家企業改組為烏克蘭統一能源公司,壟斷烏克蘭各地天然氣供應,她獲稱“天然氣公主”。
  不過,分析稱,季莫申科在今年總統選舉中獲勝希望並不大,主要原因是她在烏克蘭政壇上較大的爭議性。近期民調結果也顯示,季莫申科支持率與波羅申科差距不小。
  波羅申科現年48歲,是烏克蘭糖果業大亨,獲稱“巧克力大王”。他曾出任烏克蘭外交部長和經濟部長。波羅申科是去年11月反政府示威開始之初,最早表示支持的烏克蘭寡頭。
  近期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波羅申科民調支持率約為30%,不僅領跑所有候選人,同樣大大甩開季莫申科。
  分析認為,首輪選舉很可能不會產生結果,最終將是波羅申科和季莫申科進入定於6月15日舉行的第二輪投票。但也有一些民調機構認為,波羅申科可以在第一輪投票中勝出。
  政治困局牽動多國 大選或成重要節點
  烏克蘭是俄羅斯與西方之間舉足輕重的“緩衝區”,因此也成為了俄羅斯和美歐在歐亞大棋盤上爭奪的焦點。從一開始,烏克蘭局勢變化就受到歐洲、美國、俄羅斯等各方的深刻影響。而即將舉行的選舉,更是受到了強烈關註。
  為保障大選順利進行,美歐及俄羅斯紛紛發聲表達立場。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輪值主席柏克哈特此前提出了協助烏克蘭恢復和平的方案,歐安組織也將出動觀察員到烏克蘭監督總統大選。美歐同時警告,若俄羅斯“阻礙”此次大選,將瞄準高端能源領域對俄羅斯採取“第三階段製裁”。
  俄羅斯總統普京則表示,烏克蘭總統選舉是邁向“正確方向”的一步,俄總理梅德韋傑夫也稱大選是烏克蘭“解決危機的出路”。19日,普京下令要求在邊境地區參加例行演習的部隊返回其常駐基地,這被看做是釋放善意,留出對話空間的表示。但俄方堅持認為,必須保證所有烏克蘭地區都參加,否則總統的合法性將遭到質疑。
  聯合國安理會也就烏克蘭局勢舉行了閉門會議,對烏克蘭形勢以及大選準備工作進行了商討。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稱,烏克蘭總統選舉“將為該國實現長期和平與穩定創造機會”,希望烏克蘭通過政治途徑解決危機,同時展開包容性的政治對話。
  截止目前,外界對烏克蘭大選均表示“力挺”。因此,即使烏克蘭東部“分離勢力”活躍,大選也仍然有望順利進行。
  身處夾縫各方博弈 政局走向難明
  分析指出,烏克蘭政局的動蕩,與其特殊的地緣位置和歷史源流有著緊密的關係,既受到自身內部結構性矛盾的影響,也受到外界勢力的不斷拉扯。
  烏克蘭與俄羅斯有著深刻的歷史淵源,東部居民講俄語者居多,信奉東正教,經濟上與俄羅斯有密切聯繫,自然在情感上更加傾向於俄羅斯。西部地區居民主要講烏克蘭語,多信奉天主教,以農業和輕工業為主,對俄羅斯統治的歷史有著很深的“敵意”。因此,烏克蘭社會在政治、文化、語言甚至經濟層面,沒有形成統一國家共識。
  而從外部原因來講,烏克蘭處於整個東歐的關鍵核心地帶。烏克蘭是俄羅斯與歐洲之間的重要“緩衝區”,烏政治上的風吹草動,將會深刻影響到整個歐洲地區的政治局面。烏克蘭特殊的地緣條件,註定了它成為各方勢力爭奪的對象。
  中國社科院東歐中亞研究所俄羅斯外交研究室副主任薑毅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表示,烏克蘭真正分裂的可能性短期看比較小,各方仍可能通過協調解決烏克蘭危機。烏克蘭東部及俄羅斯,也還是希望通過公投結果推動烏克蘭制憲改革,但這一訴求仍然將是“艱巨和複雜的”。
  對於大選的結果可能引發外界的反應,外交學院教授、歐美問題專家趙懷普教授認為,俄羅斯最為擔憂的,是新政府的政治傾向是否會影響其在烏克蘭的利益,選情的狀況決定了俄羅斯將採取怎樣的手段。而美國與多數歐洲國家都不希望烏克蘭危機持續升級,因此,歐美與俄發生大規模軍事對抗的可能性不大。
  專家指出,烏克蘭面臨的主要問題就是“向東”還是“向西”的問題,無論誰在選舉中獲勝上臺,這個問題都會長期困擾這個國家。在親歐洲還是親俄羅斯的戰略選擇上,烏克蘭的政治鬥爭還會長期延續下去。(完)  (原標題:烏克蘭大選動蕩中開鑼 “東西夾縫”間求生存)
創作者介紹

jazz

fo15fowg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